牡丹江玩的地方,你懂的-金沙官网

      1. 双十一烧脑大战下单为何比做奥数难?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1-11-11 04:15:32

        牡丹江玩的地方,你懂的【十q;8699⒌25】上门。24小时在线。成都浦江晚上哪里耍【十q;8699⒌25】上门。24小时在线。(王永明、刘何群、陈有仁、阮玉成为化名)(原标题:“还好在他没辍学的时候,找到了他!”回家一年多,申军良儿子申聪考上高职了)      双十一烧脑大战下单为何比做奥数难?

          双十一“烧脑大战” 下单为何比做奥数难?

          何时能回到消费“初心”?

          “双十一越来越搞不懂规则了……”“越算越算不明白”“又是定金又是预售又是尾款,直接付钱多好?”“提前几天看攻略,还要看直播,搞清楚尾款规则,还要熬夜等待,太难了。”

          消费者万众期待的双十一,已经变成了一场“烧脑游戏”。尾款、满减、跨店满减、喵糖、购物金、购物金膨胀……各类名词汹涌而来。除此之外,消费者要记住预售期、定金日、尾款日、特定红包日、最大满减期、跨店购物期,以及额外赠品福利的优惠时间段。

          每年双十一都有消费者吐槽套路太多规则太乱,电商平台也曾公开表示,会回归到为用户省钱的初心,降低规则的复杂度,但今年“被双十一规则逼疯的我”“玩不明白双十一规则的我”等多个话题仍旧冲上微博热搜。

          “烧脑游戏”背后,商家是怎么考虑的?运营方如何看待这些规则?为何不能给大家一个简单高效的双十一?

          吐槽

          双十一下单有网友“列数学公式”

          双十一周期拉得越来越长。

          今年天猫双十一从10月20号就开始了第一波预售,11月4日晚,其又开启了第二波预售;京东的双十一也于10月20日晚8点开始;拼多多“好实惠”11.11狂欢开启于11月5日;抖音“双11好物节”开启于10月27日。

          有网友10月27日在微博上发问:“双十一开始了?什么时候开始的?什么时候结束?今天的折扣和双十一当天一样吗?”还有消费者询问“现在就买好了付了尾款,双十一当天干吗呢?”

          11月8日,北京的白领刘雨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,她在11月3号晚上下单的时候,时间超过了0点,所有商品一下恢复了原价,她只能继续等到11号,“明明10月20号就开始搞这些了,为啥中间还要空几天?工作忙的人哪有时间关注啊?”她还表示,“4号晚上什么满减规则也没有,今天看,商品又陆续出现满减。”

          最“烧脑”的,依然是商品价格的优惠规则,一个网友晒出的购物订单显示,在他的一个双十一购物付款截屏中,涉及的计算项目包括商品总价、店铺优惠、跨店满减,品类购物券、红包(含双十一消费券)、预售商品定金等。不少消费者在微博上表达了他们计算满减以及凑单的“辛苦”。

          一些人看不太懂规则。“比如满200减30,是付尾款的时候满200元还是不算所有优惠前满200啊?”齐先生非常困惑,然而拼凑才是最麻烦的,“因为优惠券有多个门槛,有店铺的,满减的,能否叠加,跟我想要的东西哪几个结合才是最合适的,怎样能够达到最优惠的价格?”

          有网友列出数学公式和表格,进行详细的价格梳理和优惠计算,其表示,算优惠相当于做数学题,甚至“比做奥数还难”,“我算了一上午也没算出来购物车里到底满减多少,最后有点什么都不想买的想法。”

          北京的王曼告诉记者,双十一预售开启后,有家生活家居类旗舰店,规则是让消费者先花1元钱购买一个面值200元券,同时消费者在确认收货后,有一部分产品可以联系客服退定金。

          然而王曼在双十一预售开启后一口气买了30多件商品,所以她记不起其中一款产品最初标注的价格是多少,也记不清这款产品要不要退这个定金。她咨询客服,但是始终没有人回复。她一气之下就把这件商品给退了。

          在瓜分红包的活动上,平台也仍然花样百出。以双十一“一起赢20亿红包”活动为例,用户需要先参加平台上的“喵糖总动员”活动,通过不断地做任务、拉人助力赚取喵糖,然后通过游戏化的“扔喵糖”活动,一点点地“瓜分红包”。

          记者发现,豆瓣上有专门的“双十一喵糖总动员组队互助”小组,截至目前其总人数显示有3442人。在10月20日双十一预售开启后,和喵糖互助有关的帖子数量已经达到了3000个左右。

          一位在校大学生小王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室友最近沉迷于喵糖赚红包游戏,每天在宿舍让人扫码。刘雨向记者吐槽说:这个喵糖游戏时间太长,“我闺蜜去年因为我没有帮她助力,差点和我绝交。”

          一些消费者选择直接放弃。“又是定金,又是尾款,又是满减,又是喵糖。我这种懒人根本不会买的。”刘雨表示自己原本真的挺想买的,但是活动实在是太麻烦了。另一位有孩子的女士则希望双十一能够简单粗暴,照顾下当母亲的人,“能便宜就便宜,我们带娃的日子里晚上8点就困了,没时间蹲直播间,没精力算各种规则,只想干净利落买点刚需。”

          分析

          商家也“扛不住”,平台如何改进

          “如果想凑够满200减30,你就只挑满200减30的商品,满199减25的这类就不要挑,或者挑进来就不要一起付款,你再跟其它199减25的那些商品一起付款。因为它们的门槛要求不一样。”在义乌做百货电商生意的商家张琳告诉记者。

          另外一位杨女士也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按照提示的规则,把同样满减的放在一起结算就行了。”刘雨则表示,网上那些网友晒出的计算公式太复杂,应该是想把一些优惠充分使用。“我就是用最基础的优惠,没时间算那些,算公式的时间还不如搬砖多挣钱。”

          不过对于优惠券的设置,并不是所有商家都没有异议。张琳表示,“很多叠加的优惠最后是落到商家身上的,我们的价格根本扛不住。”她举例说,比如平台的满199元减25元,满200减30元,全网只要参加大促的商家都要签约来满足规则,这需要商家投入成本,而在此之前商家已经需要先给自己的商品打一个折扣价。“再加上快递等成本,大促时商家想要赚钱真的很难。”

          北京某健康行业知名品牌的电商操盘手宋若表示,买家对于同一个产品有了优惠力度上的认知之后,等到恢复日销,会很难再把价格做上去。张琳表示,由于这种折扣加上优惠力度比较大,之前一部分商家在大促之前,先提价然后再打折,“如果他不提价,可能他的价格承受不住要求的折扣。”

          为何要设置这么复杂的双十一规则?上海一位电商代运营公司负责人吴宇认为,主要是平台、品牌方、商家等都有各自的诉求。

          他解释称,电商平台要和其他平台竞争,平台上的某品牌的店铺要跟同品类竞争,同品牌下不同店铺也有竞争。综合以上三种维度层面的竞争以及相应的落地策略,就导致在消费者眼中整个活动规则变得复杂。

          为什么商家不一步到位直接设置最低价格呢?某知名电商代运营企业ceo陆晔认为,商家之所以使用满减活动而非直接降价,是想在保持自己价格力的同时,提高客单价。此外他认为这也是在同一个竞争生态下,所有品牌都进行促销加码导致的。

          “以前的双十一活动更复杂,除了有平台活动、商家活动、还有各种栏目细分活动。”陆晔表示。

          宋若告诉新京报记者,从去年开始到今年,平台里面会有一些工具帮助商家计算价格,自动显示在所有商品上,对于买家这边,也是平行来计算优惠,用吊牌价格直接减去所有优惠,得出最终价格。

          吴宇称,“消费者其实不需要去看那么多复杂东西,客服非常清楚优惠和价格,所以直接去问客服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  变局

          189亿!直播带货能否改变现状?

          有消费者表示,喜欢直播带货里简单直接的低价促销形式。

          根据此前淘宝公布的数据,在10月20日下午开启的直播带货中,李佳琦和薇娅两人当天最终合计带货金额达到了189亿。这也再次成为整个行业内的现象级事件。

          不过杭州大川云创ceo马超认为,两个直播间能卖爆,不是因为环节简单,而是缘于消费者对于李佳琦和薇娅的品牌认知。“大家就认为他们这里是便宜的。他们出于对于粉丝的负责也要谈一个最低价。个人品牌与选品的品牌互相加持,再加上超高的性价比等。”

          陆晔表示,消费者之所以选择他俩的直播间,主要是因为主播已经帮他们选好货品,并且确保拿到的是最便宜价格。“现在很多人进入到李佳琦的直播间,第一件事是刷一下购物车,先看一下主播播的是什么list,有没有想要的,然后再点回放,看完之后如果觉得还不错的就买了,这个是现在的消费路径。”

          “所有的选品库存也是限量的,这样买家就会产生一个紧迫感,觉得有用就赶紧下单。”宋若说,她所在的品牌也是常年和薇娅合作,现在也在等排期。

          对于直播间相较于网络店铺在优惠规则上的“简单粗暴”,吴宇认为两者是不同的销售方式和体系,要考虑的东西或者目的不一样。“直播间它更多是主播自己的店铺,可能主要从自己店铺的诉求出发,相较而言,平台有平台的生态体系,它有更多的东西需要考虑。”

          张琳觉得这种状态不太好。“对于商家来说不公平。把整个淘系流量聚集在直播间,对我们有很大影响。如果不买这个坑位,我们的流量是不是就直接被吸过去了?那是不是逼着我们去竞争坑位?”

          在陆晔看来,淘宝对于目前这种流量聚集在头部主播间的现象,可能也比较为难。因为抖音和快手等平台整个的内容和直播生态已经建立起来,更有流量优势,淘宝只能先支持好目前的主播格局,从而避免看直播成交的消费者的流失。

          陆晔认为,“很多供应链是有门槛的,公司也需要规模来维持,导致许多商家可能不得不牺牲一定利润去做直播带货合作,但是按照现在的逻辑下去,主播永远能够在商家那里得到最低价,或者更有议价权,那么最终商家就会走向越来越缺乏话语权和选择的趋势。”

          他认为需要有一套系统或者规则,来更加规范直播生态,比如开放更多市场竞争,客观衡量主播的公允价值,以及引导定价等。“最终达到多方利益之间的一种平衡。”

          危机

          有消费者躺平,商家为流量坚持

          “先涨价、后打折”、图文和实物不符、发货慢、退款不易、假货、套路多、数字造假,在拉得越来越长的活动周期中,不少消费者纷纷觉得,如今的双十一已经变味了。

          有消费者甚至对于双十一“彻底免疫”。河北的李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现在对于双十一是不关心、不参与、不在乎,“双十一是个坑,老一套嘛,先涨价,再降价,要不就是为了满减和凑单,最后买一堆用不到的东西,事后想想就后悔。”

          商家对于双十一也有各种各样的感受。张琳告诉新京报记者,今年双十一期间,自己店铺的生意相比于往年差了很多,指望大赚的可能性已经不大。“我和几个商家的想法,就是把今年稳稳地给过去就行。”

          她的店铺今年双十一的打法主要以半价为主,即11月11日当天第一个小时内,平常价格10元的小商品只需要5块钱。但与之伴随的是依然不低的成本。她解释说,义乌的快递费这半年来价格又高了,现在没有优势;原材料价格增加;此外,近期多地疫情的再次出现,也让物流快递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
          但纵然如此,她表示双十一的活动还是要做,该亏的钱也还是要去亏,因为大家都比较缺流量,面临着“内忧外患”,“内忧是指自己平台里的网红把流量给抢走了。外患就是其他抖音、拼多多等各大平台也都在蚕食自己平台的流量。”

          马超也表示,淘系的整体流量有所下滑,被抖音抢去了,因此,从去年开始,他们操盘服务的一款网红风格的衣服也开始进驻了抖音的直播间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抖音和淘宝的逻辑不太一样,对他们来说相当于一个新的赛道,主播也比较难找。具体来说,淘宝的直播主要是面向粉丝的店播,主播播的时候可以轻松一些,“因为无论怎么播都不会有太多新流量了,流量都集中在头部主播了。”而抖音是兴趣电商,它可能会不断给你推送某个标签的新的人群,因此不允许主播有懈怠,需要全神贯注地投入进去,以留住新的进来的用户。”

          他说现在的双十一对于商家来说,利润率越来越低了。不过他称自己也可以理解,“因为任何事物都符合自然规律,要历经初创、成长、爆发、衰退等阶段。对于我们来说比较难受的就是我们要培养新的团队,去开发新的跨平台的渠道,抖音的规则也变得比较块,我们需要不断去和新平台磨合。”

          虽然所在区域现在整个环境不确定性比较强,但是张琳对于双十一这个节日本身依然充满信心。“双十一是电商平台上一年中力度最大的活动,也是我们最重要的活动,往年我们都是把这个活动作为标杆活动来对待的。” 她表示,即使双十一活动只是保本甚至亏损一些,但是其给店铺带来的流量,往往能够在后续活动中继续发挥作用,比如双12和过年期间,这样就能够把亏损的钱给赚回来。

          “我们今年就是想着看一下,看双十一后快递费会不会调整,疫情会不会好一些。”张琳说。

          马超则强调,现在的双十一已经变成了存量的竞争,商家需要在双十一之前就把用户积累好,“真正的运营动作就在日常,日常不断获取新客,以及维护好老客,你才可以在双十一活动中去爆发。”

          (文中刘雨、王曼、吴宇、宋若、张琳均为化名)

         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

        作者最新文章
        • 20211111
        • 20211111
        • 20211111
        • 20211111

        ? baidu 京icp证1081042012号
        返回顶部